您的位置:首页 > mg游戏送彩金38活动 > 正文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10月29日消息,2015年5月,万物复苏。阳光洒射下来,照的人心里暖暖的,生出无限希望。在山东鲁西南地区的一个小镇上,73岁的何东春把小卖部打扫干净,开始了一天的生意。

何东春在这个镇上已经61年了,自从12岁那年跟着父母到这里定居,她在这里嫁作人妇、又为人母,度过了一段幸福的时光。可好景不长,40岁那年丈夫突发疾病离世,留下她独自一人拉扯着5个儿女长大。

转眼30多年过去了,她从干练的中年妇女变成步履蹒跚的耄耋老人,而不变的,是她日复一日地守着和丈夫的家。孩子们一个个长大,各自成家,为了不给他们添麻烦,老人执意要自己住,并自食其力。她将丈夫留下的房子做了修整,临街的部分改成了一个小卖部,后半部分用作起居室。虽然生意一般,但何东春倒也乐得其所,每天早起晚睡,用心经营着这里。她常对孩子们说,“做人要老实,花着自己赚的钱,心里才踏实”。可谁也不会想到,就在不久之后,这个经历了大半生困难坎坷都没低头的老人,竟惨死在两个未成年人刀下。而促使孩子举起砍刀的,是那颗被网瘾蒙蔽了的心和老人不曾了解过的——网游。

童年

赵旭,男,2000年7月生于河南。6岁时父母离异,他随着妈妈去了外地生活。赵旭是个活泼好动的孩子,小学期间学习成绩一直不错,在班里人缘好,劳动也积极。可是,就在小学将要毕业的时候,他和妈妈的安稳生活却被打破了。

母亲再嫁、父亲赵刚夺回抚养权,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幼小的孩子十分惶恐。他对父亲的印象不多,只是隐隐约约记得小时候父亲每次喝了酒都会打他和妈妈,他们就在一次次的打骂声中,忍无可忍,离开了父亲。只是赵旭没想到,这辈子,还会再见到他。

赵旭望着父亲,觉得他是那样熟悉却又陌生。他很想和父亲说说这些年的生活,可父亲深锁的眉头和冷漠的态度让他把一肚子的话咽了下去,他小心翼翼地跟在父亲身后,生怕做错了什么,招来一顿暴打。

父亲赵刚带儿子回到了老家,办理了初中入学手续。可很快赵刚就发现,小时候懦弱乖巧的儿子如今变得非常叛逆,打架、逃学、

顶撞老师,甚至有一次打他,他也还起手来。赵刚索性让他休了学,到外地去打工。而此时的赵旭,不过才是一个13岁的孩子。也正是在外务工的时候,赵旭认识了本案的另一名未成年被告人——陆子鑫。

陆子鑫,男,1999年2月生于山东鲁西南地区一个小镇。父亲常年外出打工,母亲在家务农,几乎所有人对他的评价都是“老实本分”,而就是这样一个在大家眼中老实本分的少年,却将杀手伸向了自己的嫂子。究竟是怎样的仇恨让少年向熟人举起了砍刀,而赵旭在这起血案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案件的发生还要从赵陆两人的相识说起。

起意

赵旭和陆子鑫两人打工时相识在天悦酒店,因为年纪相仿,又都爱玩一款名叫“英雄联盟”的网游,久而久之变成了“哥们”,天天混在一起。

聊城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 张慧:案发前一个星期的时间,二人一直在一起上网。他们平时喜欢玩穿越火线、飞车、英雄联盟等游戏。有时候白天玩,有时候整个通宵玩,每天光网费大约需要15元。

游戏越打越上瘾,工作自然无心去做。没过多久,两人便辞去工作全心扑在游戏上。可是没有收入,他们哪来的钱上网呢?

聊城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 张慧:赵旭上网的钱主要是给家长要的,他自己也不打工,不再去挣钱。他给他母亲打电话主要目的就是要钱,她母亲怕他在外面做坏事,比如去偷、去抢,所以每次给他二百、三百的,而父亲则没有什么钱给他。陆子鑫玩游戏的钱就是自己以前打工挣的,并不多,没多久就花完了。

两人花光了积蓄,开始琢磨起挣钱的歪点子。他们坐在小镇一所房子的屋顶上讨论了很久,最后一致认为,抢劫是来钱最快的手段。可是,对谁下手呢?思考片刻之后,陆子鑫将手指向了远处村郊一个料场,而这里,正是何东春小卖部的方向。

命案

陆子鑫一边带着赵旭往那儿走,一边向他介绍起何东春来。他说,“这个老太太已经70多岁了,按辈分我应该喊她嫂子。她住的那地儿偏,平时就她自己,还看着个小卖部,我们动手估计不会有人发现的。”赵旭仔细听着,时不时反问几句。可陆子鑫始终有个担心:熟人下手,被认出来怎么办?赵旭说“不如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人杀了,怎么样?”这让内心软弱的陆子鑫心里泛起一丝犹豫。他勉强应着,继续向何东春家走去。

“嫂子,给我俩来两瓶红茶吧!”一走进小卖部,陆子鑫便对正在后面屋里浇花的何东春喊道。而这期间,赵旭则警觉地环顾四周,确定安全以后,陆子鑫又对何东春说,“再来个剪刀呗,我想剪剪指甲咧。”当何东春递过来剪刀,转过身继续浇花时,赵旭飞快地冲陆子鑫使了个眼色,陆子鑫知道,要开始动手了!

按照来时的计划,陆子鑫猛地按住何东春的肩膀,将她扑倒在桌子边上,赵旭则用刚才骗来的剪刀连续捅刺老人的腰部及腹部。这时,求生的本能让老人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她挣脱了陆的控制,转过身来,难以置信看着两个稚气未脱的小孩,大声呵斥道:“你们为什么害我!快住手!”听到何东春的指责,陆子鑫心里一颤,毕竟两家有亲戚关系,自己做出这样的事,传出去父亲岂不是要打死他不可?犹豫和挣扎中,他仿佛听见赵旭说剪刀捅不死,让他去拿刀,他恍恍惚惚地跑到后面厨房拿了一把菜刀,一狠心,朝老人的腰部砍去……根据陆子鑫后来的供述,办案检察官张慧是这样说的:

聊城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 张慧:陆子鑫的成长到发案,可以说他的心理动态是一个“矛盾集合体”,他的内心,善良是基调,但是在网游的诱惑之下,他又拎不清边界,在抢钱一事上,有主动为之的渴望,也有被动听从的退缩。在捅刺、砍伤何东春一事上,他其实是有犹豫、也是痛苦的,但是一旦开了头儿、动了手,他就更是畏惧“被害人报案后自己会暴露”,也就无所顾忌地对老人的生命予取予求。

与陆子鑫不同,赵旭面对毫无关系的何东春,显得更为冷血和麻木。他夺过陆子鑫手上的刀,朝着老人的头部、背部、胸部等部位猛砍,直到老人没有了反应……

老人被害后,陆子鑫负责找出老人的存款,赵旭则负责“善后”。拿到钱后,他和陆子鑫从老人浇花的水桶舀起水,互相帮忙冲洗着身上的血迹。洗净后,赵旭将水桶踢翻,冰冷的水浸透了老人的衣衫,可老人再也感受不到了。随后,赵旭又找到一顶蓝色的帽子,将砍刀裹在帽子里,和陆子鑫迅速逃离了现场。

案发

离开现场,赵旭找了一个树林扔掉了凶器,又到小商品批发市场买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拿着抢来的2000元钱和几包香烟,开始了“潇洒”的生活。

聊城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 张慧:很讽刺的是,两人作案后,过的比较“充实”,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样,没有认识到抢劫、杀人的严肃性,也没有去考虑投案或者逃跑,而是像自己并非作案人一样,拿着“轻而易举”得来的钱,去打了台球、买了衣服、饰品,陆子鑫还去染了头发,到外地见了女朋友,剩下的钱都拿去上网了。

更戏剧性的一幕是,当赵旭在网吧通宵上网时,一名同伴的母亲打来电话找赵旭,说他的妈妈联系不上他,让他赶紧回家,镇上有个老太太被杀了,她自己在家害怕。听着同伴说完后,赵旭和陆子鑫对视了一眼,不以为然的对他说“这有啥,人是我俩杀的”。

聊城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 张慧:他们毫不避讳是自己作案,说明他们的内心其实是存在波动的,想通过外界反馈的声音来给自己以清晰的现实感。

一边是赵陆两人的“逍遥”生活,但另一边,则是一个家庭刻骨铭心的痛苦。沈飞鸿是老人的二儿子,也是第一个发现老人遇害的人。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2015年5月25日。他像往常一样在地里干活,忽然有个人过来跟他说“刚才去老太太那买烟,没人应呢,是不是出了啥事?”他赶忙放下锄头往母亲的小卖部走去。

聊城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 张慧:老人的儿子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当时他就吓得愣住了,加上心痛,忘了报警,不知所措。有人过来,才陆续帮忙拨打了120,可这时候老人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

当月28日8时40分,警方在老城区网吧将二人抓获,二人对抢劫杀人的事实供认不讳。

祸起

负责此案的是聊城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张慧,说起两个孩子,她仍记忆犹新。在她的印象中,这两个孩子性格、心理,都有很大的不同:

聊城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 张慧:赵旭年纪虽幼,但他性情里有了对生活和爱无处求索的“绝望”,在这样的心理支使下,他才不懂敬畏生命。他的供述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多份供述虽比较稳定,但是有些并不属实,他的态度也始却终非常冷静。虽然表现出对被害人的“忏悔”,但是口头表达和他的表情,给我们办案人的感觉总是“虚无”。而陆子鑫在接受讯问、庭审时,他的供述有不少细节上的反复,但是能看出,他既有如实供述刑罚较重的畏惧,又有不如实供述内心谴责的痛苦,可以说,自始至终,他的表现非常的“无措又纠结”、“有苦难言”。

而曾经在虚拟和现实生活中都称兄道弟、形影不离的两个人在面对办案人员“交叉讯问”时,却是这样表现的:

聊城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 张慧:对公诉人讯问的每一个问题,都视作烫手山芋抛向对方。其实谁也没有当事者清楚事情的真相。他俩的内心,但凡有所悔悟,都会去反复思考这个问题。

最终,被告人赵旭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被告人陆子鑫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而面对本案的“罪魁祸首”——网瘾,检察官张慧是这样说的:

聊城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 张慧:网络危害对青少年的成长,几乎是致命的。如果给他们这样的土壤,那么他们是甘心情愿将自己的青春拱手交出的,交给吞噬他们的激情、榨取他们的生命的网络游戏或者低俗网站。这是家长的责任、学校的责任,社会的责任,但家长的责任更重。

杨永信网戒中心使用的低频脉冲治疗仪

在为孩子戒除网瘾方面,很多家长可谓是不遗余力,甚至使用过一直以来极具争议的杨永信“电击疗法”(后改成低频脉冲治疗仪),但是,这样真的可以解决根本问题吗?

人本主义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提出过需要层次论,他将人类需求象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五类。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孩子之所以沉溺于网络就是因为现实生活无法满足他们的基本需求。而这起案件中赵旭和陆子鑫来说,比起淡漠的家庭、满是挫败的现实世界,生存在规则简单的游戏世界要有成就感得多。

在一期有关戒断网瘾的节目最后,记者做过一个调查,结果让人深思。

图为记者向网戒中心少年家长提出的问题,以此来审视是否家庭关系中存在某种问题,从而促使孩子沾染上网瘾,大多数家长的回答为‘是’。

图为记者向网戒中心中的孩子们提出的问题,很多有网瘾的孩子回答为‘是’

面对上述问题,网戒中心的很多家长都给予了默认,而在孩子在心中,也大都有着类似的感受。所以,与其说是游戏的吸引力太大,不如说是现实与网络世界的巨大落差,令他们失去自制。

网瘾的成因众说纷纭,十分复杂,但其中家庭环境占据很大一部分,一个和谐的家庭环境对于孩子的健康成长来说,其价值是不可估量的。真的希望,以后这样的悲剧可以不再发生,人们能用爱,将孩子们从虚拟世界中召唤回来。

[本期链接]抢劫 故意杀人

抢劫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暴力、胁迫或其他致使被害人不能反抗的方法,当场攫取他人财物的行为。

抢劫罪侵犯的是双重客体,故其社会危害性要从两方面分析:

(1)从侵犯财产的角度看,抢劫犯罪的数额、情节和所抢劫财物的性质是体现其社会危害性的主要因素。

(2)从侵犯人身权利的角度看,抢劫犯罪的手段危险性、对人身的危害后果则是体现其社会危害性的主要因素。

在抢劫过程中故意杀人以抢劫罪定罪处罚的行为必须是当场使用暴力故意杀人并当场劫取被害人财物的行为。

《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 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入户抢劫的;

(二)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的;

(三)抢劫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

(四)多次抢劫或者抢劫数额巨大的;

(五)抢劫致人重伤、死亡的;

(六)冒充军警人员抢劫的;

(七)持枪抢劫的;

(八)抢劫军用物资或者抢险、救灾、救济物资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抢劫过程中故意杀人案件如何定罪问题的批复》中规定:行为人为劫取财物而预谋故意杀人,或者在劫取财物过程中,为制服被害人反抗而故意杀人的,以抢劫罪定罪处罚。行为人实施抢劫后,为灭口而故意杀人的,以抢劫罪和故意杀人罪定罪,实行数罪并罚。

(注:本案中除办案人员外,其余皆为化名)

(原题为《周末故事 FM:致命的吸引》)

来源: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

文章链接:http://wnyduiguy.com/q9o12w/35056079csvx7.html

上一篇:两当起义的经过及其历史意义_0 下一篇:没有了
0

Copyright 2014-2016 mg游戏送彩金38 All Rights Reserved.